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辛丑年 四月十七 【牛】
乌木是什么?
发布时间:2017-12-28 10:46:05


乌木:即阴沉木,四川人称之为乌木,它是两千年至万年前,古四川地域天体发生自然变异,由地震、洪水、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。一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,在缺氧、高压状态下,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,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,故又称“炭化木”。

古沉木(阴沉木)又称乌龙木、乌木、沉木、炭化木、东方神木等,系古时沉于水土之中的木材。远古时期,原始森林中的大片名贵木材,受地震、山洪、泥石流等重大自然灾害侵袭,成为被深埋于江河、湖泊、海底的枯木残根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枯木残根在水底泥沙中浸泡和磨压,改变了原来的物理性能:木质内在的脂肪、糖类等都在水中溶解得干干净净,清除了蛀虫、细菌的生存空间。有的被水底的泥沙腐蚀得丝丝缕缕,强化了材质的肌理美感;有的则变得刚劲挺拔,显示出峥嵘之姿,形成了古朴凝重、铜打铁铸般的效果。其色泽也千差万别,有棕色、灰色、紫色、黑色,也有外红内黑或是黑皮黄心的。

时间长的古沉木,则明显“碳化”,显现出煤样的黑色,奇谲而神妙。根据科研机构的检测,古沉木曾深藏于地下达3000年至12000年之久,有的甚至达数万年之久;更令人称道的是它不变形、分量重、密度高、不会被虫蛀,有的古沉木可与紫檀木媲美,堪称树中之精、木中之魂,故世人将古沉木视为避邪、纳福、镇宅的宝物,有“纵有黄金满箱,不如乌木一方”之说。古沉木是大自然留给人类的瑰宝,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,材质较好之古沉木颇难寻觅。

2010年6月18日上午,安徽安庆西门沙漠洲码头再度打捞出近50根阴沉木,其中一“树王”重达21吨。长江安庆段连续打捞出成批阴沉木引起有关专家的关注。

物种特征

阴沉木并不单指杉木一种,而是久埋于地下未腐朽、可以为器的多种木材的集合名称。这些木材的共同特点为耐潮、耐虫、耐腐并具香味,油性重。其种类繁多,主要有柏木、杉木、楠木、椆木、野荔枝木、苦梓、绿楠、铁力等。阴沉木在各地均为不同的名称,东北松花江流域称之为“浪木”、“沉江木”,四川称之为“乌木”(主要阴沉木颜色一般呈深色)。四川成都还有一个“乌木艺术博物馆”。但实际上四川是不产乌木的,乌木产自于非洲、南亚、东南亚地区。四川一代所谓的“乌木”实为阴沉木,二者在概念及本质上均有天壤之别,不可混为一谈。

相关新闻:岷江挖掘出乌木

眉山岷江二桥附近的岷江中,有3块乌木被人发现。经文物专家鉴定,此乃弥足珍贵的金丝楠木,藏身地下已有4000年。照目前市值,三块乌木被估价在千万以上。

围绕这笔“诱人财富”,往日平静的江面泛起涟漪,一幕幕“挖木战”,让千年乌木不再安宁。时至昨日,其中两块乌木下落不明,还有一块尽管还躺在水中央,不过,露出水面的一截却已被人锯走。

价比黄金的“地下宝贝”遭遇窘境,眉山一位文物专家由衷感叹:“乌木监管尚属空白,不过,如此糟蹋真乃可惜。”

挖沙石 江中惊现千年乌木

“江中发现有乌木,应该是半个月前的事了。”说这话的是居民徐大爷。徐大爷所在村名叫定江村。因紧邻岷江,江中发生的一切,徐大爷和村民们了如指掌。

据徐大爷回忆,半个月前,江水还未上涨,采沙船仍在江中作业。有一天,船在江中一小岛附近,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。

起初,采沙人以为是礁石,便准备绕过。不过,眼尖的人发现,沙堆里有一小段枝桠冒出。枝桠发黑,有一股异香。于是使劲刨开一看,竟是一块黑黢黢的木头。木头大概有六七米长,直径有1米多。与此同时,在不远处,又发现了两块。“这两块个头要小一些,不过,也有一股异香。”徐大爷说。

岷江中发现“黑木头”的消息很快传开。一位眉山籍文物专家说,经初步鉴定确认,此次发现的确系乌木。“根据到现场查看的同事描述,我可大胆作出判断,这些乌木属金丝楠木,埋地下时间已有4000年之久。”这位文物专家说,按当前行市,这批乌木的市场价值或达千万元。

拖不动 船载吊车仍然未果

“纵有珠宝一箱,不如乌木一方”,这是乌木价值的民间说法。“江中之物”被确认为乌木后,定江村居民也对其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起初,有人开来挖掘机,先把四周沙石掏空,准备将其拖走。谁知乌木太大,根本拖不动。这些人并不甘心,便用船载来一辆吊车,准备将乌木吊起来,折腾了好一阵,依旧奈何不了。

正待想更好办法时,汛期来临,岷江水位上涨了,“挖乌木”行动无奈搁浅。不过,另外两根小一点的乌木,还是被人弄走了。

想发财 锯子上阵锯走一截

昨天,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,华西都市报记者乘船来到“乌木发现地”。由于水位上涨,此处已处于江中,不远处,有一座小岛。村民指着水面说:“这一片,原本是采沙场。水涨了,便将这里淹没了。三块乌木,就是这里发现的。而这个,就是那个没弄走的大块头。”经现场用撑船蒿杆丈量,这块乌木的直径大约有一米多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看到,随着水波荡漾,一个树干状黑木,在水里若隐若现。从露出部位看,残留着明显的被切割面。“这是被人用电锯锯了的,锯走部分可能有两三米长。”村民说。

村民坦言,自从乌木被发现后,大家都知道乌木很管钱。于是,包括他在内,很多人都不愿意放过发财机会,便打起了主意。前段时间,这里还没被水淹,有人搬来锯子,有人扛来斧子,开始分割。

该谁管?暂由文物部门介入

乌木到底该谁管?昨天,华西都市报记者先后咨询了眉山市东坡区文管所、眉山市国土资源局和水务局。

“岷江中发现乌木,我们早有耳闻。不过,乌木并非文物,所以我们不便出面保护。”昨天,眉山市东坡区文管所一位负责人直言。因为,迄今为止,关于乌木监管,尚无任何法律法规可作为依据。

眉山市国土局一负责人表示,乌木监管问题,他们尚属首次遇到。如论地下矿藏资源,国土部门当仁不让。不过,在矿藏资源目录里,貌似尚未将乌木收录其中。况且这批乌木发现地位于岷江江中,则应由水务部门介入。

眉山市水务局副局长易红兵则表示,目前尚未知晓此事。不过,如是在岷江河道里发现的,水务部门有义务介入保护。

“岷江乌木保护问题,我已经责成文物部门介入。”昨天,眉山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祝云表示,岷江发现乌木,他是从一份报告中获知情况的,于是,他作出批示,要求文物部门介入保护,同时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酝酿相关规定,出台相应措施,加大对“地下宝贝”乌木的保护力度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  报道